2008-11-22

我的國小教育:為你的權益站出來!

在美國讀小學時,有一次被同學欺負,我哭著找老師幫我解決。結果老師一來不是責備那個同學,而是轉頭問我「你為什麼不會捍衛自己的權益?」

假如那時候老師是責備那位欺負我的同學,今天的我大概就不會是這樣子了吧。(關注公共事務,愛發牢騷打抱不平)

我常常看著電視新聞,心理想著,為什麼台灣人民那麼相信「選賢與能」,卻又只會在這些「賢與能」侵犯自身權益時,用對著電視罵一罵的方式發洩掉不滿就算了。

難道是因為台灣人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乖乖聽大人的話,聽話的有糖吃,不聽話的就打屁股嗎?我們的中小學老師不曾教小孩子如何獨立思考,如何在傾聽、考量各方意見後,勇敢捍衛自己的選擇。

如果當時美國老師直接懲罰了那個欺負我的小孩,以後我再被欺負時,一定又是哭著找老師。當有一天老師莫名其妙打了我,我可能也會認定自己某方面犯錯了吧。

美國人很好玩,不只很愛爭取自己的權益,也很愛管別人的權益是否受到侵害。在超級市場裡如果有人插隊,旁邊沒在排隊的人也一定會喊出「別插隊」。有一次我們家的車在停車場被刮到,竟然有個老美走上前拿了張紙條給我們,說:「我看到那輛車刮到你們,所以抄了他的車牌號碼。」

我常常為台灣人心中沒有他人,更沒有「公共」的概念而感到心寒。

甘地的非暴力抗爭,絕食靜坐之所以會成功,是因為當印度人看到甘地在折磨自己時,會感到痛心,所以紛紛站出來響應。可惜在今天的台灣社會,靜坐、絕食、用肉身抵擋警棍,在旁觀者的眼裡都只是「破壞社會和諧」的舉動,甚至會有人指著螢幕說「這種人自找苦吃,死好!」

這幾年陸續用旁觀或參與者的角度參與了許多政治、社會性的運動,我越來越覺得民主、自由、人權這些觀念一定要從中小學教育著手。我們必須讓孩子們知道:沒有人可以在你不允許的情況下用任何形式侵犯你,當妳遇到侵害時,千萬不要乾等其他人來幫你,你必須勇敢的站起來爭取自己的權益。

唯有如此,這個國家才有機會步上真正的民主之路。

2 意見:

yuehshan 提到...

說到這個,前陣子有網友在我部落格回應,說『野草苺運動的貢獻是台灣的海德公園。可是民眾只准自備肥皂箱。』

我想說的是,海德公園的自由論壇氛圍也是經過一次警民流血衝突之後才慢慢形成的,從那次以後,他們以「你可以不認同我的立場,但我誓死捍衛你有發表言論的自由」的精神將海德公園變成民主的自由論壇。但是台灣呢?

大家似乎只願遠遠的旁觀,絕少有人願意前去自由廣場聆聽甚至發表自己的論述,反對也好,支持也罷,還有更多『有些支持有些反對』的聲音沒有被聽見,自由廣場終究還不足以成為海德公園!

我一直思考的是,台灣人為什麼會是這樣?教育?民族性?媒體?政府?

或許,從你這篇文章裡,我可以獲得一點點的解答。我唯一的感想是,真理,不見得會越辯越明,在台灣,可能會越辯越沒有真理。

小雨蛙 提到...

唉 這篇主要是針對教育部分的一些想法。對於媒體的才多呢...一直憋著不想太早提筆寫,等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再來針對媒體與野草莓的關係發表寫想法。

以前當記者時曾被問過「你認為台灣人最大的問題是什麼?」當初我回答「認同」,台灣人沒有大的認同,只有對自己,對家庭的認同,即使到了更高層次,也只有政黨的認同。我們缺乏了一種「台灣人命運相連」的認同。

但是最近我越來越覺得是「信任」,我們不相信當一個人說他想爭取「民主」時,他講的真的是民主。我們會懷疑他其實是為了名,為了利。這種不信任感強烈到我們往往聽不進別人直接陳述的立場,而是極力的想在對方的話語中找出語病,證明我們的「不信任」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