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8

[轉錄]一畝地的公民力量

這則英國民間團體用買地賣地來捍衛土地的行動好酷。
---------
倫敦傳真:一畝地的公民力量

江靜玲 中國時報  2009.01.18

 爭議多時的倫敦希斯洛機場擴建計畫案,一月十五日正式獲得英國政府批准過關。英國「綠色和平」負責人和其他環保人士站在西敏寺國會下議院議事廳外的走道,疲憊的面容下,難掩失望之情。

 這項擴建案是希斯洛機場六十年來最大一次擴建計畫,九十億英鎊(約四千五百億台幣)預算,加上上萬個工作機會,在經濟衰退、失業率節節高升的此刻,擴建倫敦希斯洛機場,像蜜糖一般吸引人。不難想像,英國執政工黨為何不顧一切反對聲浪決定通過。

 到過倫敦的人,大概都見識過希斯洛機場的繁忙。這個全球最忙碌的機場,不只是地面上忙而已,空中也經常排滿了等待跑道降落的飛機。相較於歐洲其他主要機場,如巴黎、法蘭克福、阿姆斯特丹至少有四個跑道,倫敦希斯洛機場計畫擴建第三個跑道,聽來似乎很合理。

 但是,希斯洛機場向北擴建得完全拆毀一個有七百戶住家的村莊,村莊住宅、學校、教堂和墓園都將剷除。環保人士擔心,擴建後機場的汙染和噪 音會比目前更加嚴重。這是一個城市競爭力和綠色環保的爭議。儘管英國商業大臣曼德森說,「我們兩者都要。」但談何容易,畢竟,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在倫敦現場觀看這場拉鋸的過程中,兩個事件讓我想到台灣。第一件是在英國政府決定通過希斯洛機場擴建計畫的前兩天,一群支持環保的社會人士悄然買下一塊在興建第三跑道藍圖上的地。這塊一英畝的地,與整個擴建計畫面積相較,比例有限。但這些人花了一年時間策畫此事。新地主包括英國女星艾瑪湯普森、喜劇演員艾利史特馬特高文,以及科學家西蒙路易斯等人。政客方面,從執政工黨到在野保守黨和自民黨,推動環保的國會議員在這椿合資買地交易上,也拋棄黨派之別,立場一致,成了共同新地主。

 這些人準備向全世界關切溫室效應和環境保護的人,公開出售他們擁有的一英畝地。他們的目的不在謀利,而在拖延機場擴建計畫。他們當然知道,英國政府可依法強制徵購這塊建築第三跑道的部分用地。但是,這一英畝地切割分成小塊小塊賣出後,最多可以賣給四千個人。試想,四千個散布在全球各角落的地主,得耗費英國政府多少時間和精力收購?

 這一英畝地展現的公民力量,令我十分心儀。台灣朝野,尤其是政客們,能否有這樣的胸襟與作為呢?

 第二件事是,英國交通運輸大臣洪恩在下議院中宣布,政府決定通過希斯洛機場擴建計畫時,反對擴建案的工黨議員麥克唐尼爾憤怒發言後,餘怒 未消地走向議事廳中央,拿走放置在議長前方的權仗(mace)。權仗其實就是個釘頭槌,是中世紀時代的武器;但數百年來,它是英國國會的權威象徵,代表主 權,英國上下兩院沒有權仗不得議事。

 麥克唐尼爾的激動其來有自。擴建案中將遭拆除的村莊,在他的選區裡。但是英國國會素來謹守「動口不動手」的原則。政客即使有一肚子的火, 在國會殿堂上,也得在火上心頭後轉到腦袋瓜子裡先冷卻,再行論辯。麥克唐尼爾的憤怒雖可理解,行徑卻完全不為朝野接受。麥克唐尼爾被罰中止國會議事權五 天。

 英國國會前次出現類似事件,已是廿二年前的事。實際上,過去七十九年來,包括此次在內,動手拿國會權仗表達不滿的事件,總共也只發生四次而已。可是,英國媒體對此新聞,不論電子或平面,都處理得相當平實,未見炒作。

 在台灣,這樣的新聞和畫面,恐怕已反覆播放一遍又一遍了吧。

 只有奇蹟出現,希斯洛機場擴建案才能如期在二○一九年完工。在此之前,第三跑道預定地上的那一英畝地,可能已先生產了好幾季的有機蔬菜了。

1 意見:

Zoe Wang 提到...

http://www.greenpeace.org.uk/climate/airpl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