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1

世界人權日。夜襲自由廣場

台灣流浪藏人
真的動手了!
前天晚上跟朋友約在自由廣場拿他從福壽山買回來的蜜蘋果,那時自由廣場正在舉辦「無國界人權音樂會」,台上來自日本的歌手唱著歌,我卻注意到舞台後面的圍牆邊,聚集著一百多個人,靜靜的坐在販賣機旁。

好奇心讓我們上前看了一眼,他們皮膚拗黑,講著聽不懂的語言。起初我以為是外勞,後來看見其中一位拿著達賴喇嘛的照片,難道是藏民?

原來他們真的是西藏流亡人士,逃出中國後,由尼伯爾到印度,再輾轉逃來台灣尋求政治庇護與工作機會。馬英九前陣子一席暗示不歡迎達賴喇嘛來台的發言,讓他們驚覺台灣政府的態度正在轉變,依照這樣走下去,他們很擔心又要繼續逃亡。因此決定來廣場靜坐,希望政府能夠保障他們的生命自由及工作權利。

當天學生已經撤得差不多了,我們很擔心警察會連夜來抓人,因此找了野草莓的幹部討論,希望能讓那些藏民坐進圈子裡,至少「有人看著」,警察應該比較不敢亂來。

沒有想到,就在12月11日人權日剛結束的凌晨四點,天未亮,四輛警備車,上百名警力,把他們驅離了。據聞現場的警察還撂下一句「如果不是你們(指野草莓)幫助他們,我們也不會去抬他們(指圖博人士)!」

想到前天晚上我才在開心野草莓的封鎖線終於撤掉,自由廣場有機會轉型成為如英國海德公園般的公共領域,讓各式各樣的聲音得以進來交流,激辯,學習。

沒想到,才過兩天,我們的政府就用行動表明了態度:這裡沒有人權,沒有自由,只有公權力!

[補充閱讀]一定要看,這幾篇才是現場!
wenli-黎明前的時刻最為黑暗
苦勞網-人權日剛過,警方迫不及待採收草莓
台灣主權觀測站-1211清晨警察抄了野草莓
台灣主權觀測站--在台圖博人現況

2 意見:

馨文 提到...

有一次我們衝進市府會議跟郝龍彬抗議,事後,他對記者說:抗議怎麼可以讓它有效,抗議如果有效還得了!

小雨蛙 提到...

天阿,他果然是軍人家庭長大的。
不在乎人民,不在乎部下。所有的士相車馬砲卒都可以犧牲,就是不可以傷害到上面的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