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3

1203迫遷樂生貞德舍

樂生20081203

1203迫遷貞德舍照片

我真的很笨,也很天真。警察已經包圍了貞德舍,學生的吶喊「請求葉金川署長對談」在空氣中迴盪,我竟然還望著一頂頂藍帽子,找尋,期盼葉金川真的會出現,讓我看見這個政府還有一絲絲誠意與人民對談,解決人民的問題。

接下來的一切,彷彿去年九月大門拆除時的場景,卻又比當時更恐怖,更冷血。霹靂小組從兩面包抄上來,對著毫無抵抗的學生拳打腳踢,一位男生臉部連續被警察打了三個拐子,最後是架著脖子被拖上警備車。

七點半,五百名警察開始突襲,八點半,警察破門闖入貞德舍。76歲的藍阿姨在news等人陪同下緩緩的走出來,面對四面八方包夾的攝影機,藍阿姨不改他強悍的個性,直指著鏡頭問「我做錯了什麼嗎?我也不希望生病,變成這番苔疙模樣,我也希望能跟各位一樣好手好腳。當初我被強迫搬進這裡,五十幾年後你們又要我搬出去,請問你們要我去哪裡?」說完,藍阿姨哭了。

-----

電視午間新聞上,依舊是「優勢警力」驅散學生的畫面,而捷運局也仍用「架設圍籬是為了保障三百萬人通行的權利」這種邏輯不通的說詞作結。

事實上,從11月25日施工公告貼出來以後,樂生院裡就回到了五年前的夢魘,許多阿公阿嬤整晚失眠,恐懼,害怕如果不搬走,第二天怪手就會從屋頂伸進來,壓垮他們五、六十年的一切家當與記憶。

星期一與星期二,青年樂生聯盟的學生們連續兩天到衛生署靜坐,同時也用各種人脈管道試圖接觸葉金川,就是希望能求他將樂生院「提報」為古蹟,送文建會審核。因為他是主管機關,而且他在幾年前選台北市長時曾經接受報紙訪問,說過「政策錯誤就像樂生療養院的例子,樂生病患現在不是生病,而是有後遺症在身,所以他們需要的是前有小河、後有山坡的地方休養生息,現在政府蓋一個醫院強制他們搬遷,他們當然不願意,因為他們要的不是醫院,是家,決策錯誤,政策就無法執行。」

沒有想到,當他真的有權力導正錯誤政策時,他選擇了沈默,沈淪。

昨晚十點鐘,我剛陪自己的阿公到醫院複診拿藥回來,就接到樂生的動員簡訊。當時的心情很難受,打給樂青學妹時我連問了三個「為什麼?」,我不懂,為什麼那麼快?為什麼要那麼粗暴?

趕到樂生院時已經接近凌晨一點半了,中山堂裡正在準備今天使用的布條與掛牌,蓬萊舍裡部落客們在商討如何使更多人看見並且瞭解即將發生的事情。我靜靜的幫忙搬了些東西,整理現場,就躺在地上睡了(醒來發現有神秘人士怕我著涼,幫我蓋了被子)。

五點鐘,蓬萊舍裡宣布行動。我們知道圍籬擋不掉,警察趕不走,我們能做的,就是手扣著手,緊握彼此,用我們的身體告訴藍阿姨,「我們都會陪妳到最後一刻」。

五點半,在蓬萊舍外開了第一次記者會,之後就陸續往貞德舍移動。

六點半,藍阿姨走出貞德舍跟學生們說話。
我想起第一次來樂生院,就是在貞德舍吃藍阿姨煮的貢丸湯跟肉粽,當時我還有一絲絲的不安,但是看到樂青朋友們很自然的拿起碗筷大快朵頤,我也卸下了心房,開心享受藍阿姨的好手藝。藍阿姨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兇,眉毛是往上長的那種,但是不管什麼時候,只要妳跟他恢恢手,他都會露出最直爽,最開朗的微笑迎接你。今天的藍阿姨,還是跟往常一樣堅強。

接近七點時,樂生自救會的成員陸續出現,阿添伯特別叮嚀學生們要注意安全,「因為公理與正義永遠存在」。我跟阿雄抬頭看著襯著藍天的碎雲,感嘆天空好美。無奈的是,在美麗的天空下,卻即將發生那麼醜陋的事...

七點半,一位財法老師(補充:傅玲靜老師)講話講到一半,警察就出現了。現場學生拼命的高呼「請求葉金川署長對談!」,這時平常斯斯文文的喻肇青老師等人,竟然拉起了手,站在貞德舍前的小橋上阻擋警察前進。分局長對著老師們大吼「你們這是妨礙公務」,喻肇青老師以強硬的口吻回他「什麼公務?你們今天的公務是畫封鎖線,架圍籬,不是拆房子迫遷。」老師們用他們的身體,擋著警察,不讓警察靠近學生,靠近貞德舍。

「抓!通通抬出去!」分局長一聲令下,老師們被拎著四肢抬走了。接下來就是粗暴的拉扯,硬狠狠的拐子跟拳頭,一百多名學生,在一個小時內被驅散。

我看了手錶,我要記住這時間。八點三十三分,警察拆遷組用電鋸鋸開了貞德舍的門。藍阿姨在媒體包圍下緩緩的坐著代步車出來,我忍不住高喊:藍阿姨加油!藍阿姨加油!藍阿姨加油....

僵持了一陣子,終於在十點鐘左右架設圍籬的機械開始進入院區,任何靠近圍籬的人都被警察強制驅離,即使是記者也不例外,大門口有幾位記者激烈的跟警察爭執。而我也因為拍攝工人架設圍籬,在五名警察包圍下走到大門口。

這些年來,樂生院從封閉到開放,漢生病的污名漸漸消逝,囚禁的空間,化身為自然文化園區。政府的抗爭,我們屢戰屢敗。但是想起最早的口述歷史、油漆院區、樂生那卡西、大樹下音樂節、樂生影展,到近一年的文學週末、樂生社區學校、樂生圖書館、博物故事館。一批批的新人走進樂生院,認識這段歷史,認識阿公阿嬤,我們合力的創造了許多想都想不到的美好事物,這些是怪手壓不垮的情感與記憶。

今天,樂生院又重新回到戒嚴時期了。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阿公阿嬤還在,樂生還需要我們的努力!

[延伸閱讀]
孫窮理「樂生院還在」
慕情「靜靜的暴力」
飛翔月神「樂生」
Wenli「這裡是樂高共和國,你被重組了嗎?」
12/10補充:關於那天,我想記得的那些事情<-詳細的描述這一天 開始驅散1203迫遷貞德舍照片

3 意見:

匿名 提到...

波麗士:
有人當警察是為了抓壞人,也有人從警只是為了討生活,不論是哪一種,都必須服從政策或上級的命令,若有對你有什麼冒犯的,我只能說~不好意思~我的職責必須請你們離開~若強制執行有礙於你,還請你不要見怪

小雨蛙 提到...

上面的署名是你要講話的對象,例如,總統大人:
妳這樣寫害我以為我是警察,看完才發現原來妳是警察,記得下次要署名在內文後面。

我同意阿,警察跟所有的職業一樣,都是有很多種人的,有些人是想抓壞人,有些人想拿槍,有些人想掌握權力,但是有更多警察其實是家境不好的家庭出身,尋求一個比較有保障的工作而已。

我已經不是學生了,我很清楚在外工作,老闆最大這一點。員工只能用很細微的方式反抗員工,不聽命的話就請走人。所以我對於警察驅離這件事情是不會怪你們的啦~
但是驅離有很多種,一上來就攻擊學生臉部,並且無視學生的哀嚎繼續打,這是冷血,這種警察已經違反了執法的比例原則(事實上我覺得該警察應該去看心理醫師)。

謝謝你撥空來閱讀這篇文章。^^

激情 搖兩粒 提到...

任何的髒話早已無法表達心中的怒;眼淚沒法傳達對阿公阿嬤的不捨。
昨天這個不愉快的逗點,是不舒服、是不服輸。身在高雄,我們會持續關心持續影響別人;絕對要讓政府好好痛一次。(國安單位不會為了這句話來抓我吧!幹他媽的死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