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8

第二屆綠島人權之路體驗營

圍牆
不管我們怎麼努力的幻想,畫上樹木的圍牆,依然不會變成森林。

我們可以選擇無知,但圍牆不會為此而倒塌。
我們可以選擇遺忘,但傷痛不會因此而癒合。
我們可以選擇掩飾,但歷史不會因此而改變。
...所以我們選擇了聆聽與瞭解。


從幾個月前寫信告訴Hetero我想幫忙,懵懵懂懂的接了工作,開始與長輩接觸,透過他們的生命故事,他們的眼神,白色恐怖模糊的影像漸漸在我的腦海中聚焦。聽得越多,疑問越多,於是想要做更多。

三天兩夜的營隊,我覺得收穫良多,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整理。

過去我一直對台灣的現狀有許多不解與不滿,但是找不到原因,在長輩跟老師們的解析中,我似乎找到了答案的一部份。

228與白色恐怖對我們現代人的影響是什麼?

在微觀的層次上,受害者與家屬的苦痛自然是不會因為解嚴而消失。但在宏觀面的影響卻遍及全國,也就是我們當今社會普遍的無力感。我們厭惡政治,不碰政治,於是我們拼命的想賺錢,用錢堆砌個人安全感。經歷過白色恐怖年代的父母,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告誡我們少管閒事,用功唸書好好考試,將來賺大錢買大房子。他們從各種跡象體認到文化、公共事務的議題都最好不要碰,及使感覺政府決策有問題,最好的策略就是閉嘴不要理它,避免引來困擾,甚至是家破人亡的災難。

結果就是我們當前所看見的社會,人民缺乏「公德心」,不重視「公共空間」,不在乎「公共論壇」被偏狹的立場佔據。台灣民間幾乎完全無法凝聚「公共意識」「公共組織」,只能隨著政黨政客擺弄,偶而上上街頭洩憤,卻缺乏信心改變現狀。

在八0年代台灣經濟趕到了全球景氣而飛升時,台灣人還能用金錢和酒色安慰自己。但當經濟永遠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成長時,台灣人忽然都像一瞬間掉到海裡似的,四周望去,找不到生命與精神的寄託。

在結業式時,透過相機的觀景窗,我看見王伯伯帶著溢出來的笑容,與學員擁抱。蔡先生高興得約小隊員去高雄找他搭遊艇唱卡拉ok,聽說蕭先生在第一天晚上吃了兩碗飯(他說幾十年沒這麼做了)。
在一個不由你選擇的年代,這些前輩們勇敢的做了選擇。這一個選擇,不僅使他們承受牢獄之災,更使他們的家庭也一起受苦,及使服刑完畢,特務的監控與鄰居的耳語,仍然讓這段過去找不到出口。他們或許從沒有想過,經歷了半個世紀,竟然會有年輕人,願意聽他們當年的選擇,並且以微笑跟掌聲回報,「我們聽見了,我們看見了」。

希望這個營隊只是個開始,希望我們有讓小隊員帶著溫暖跟滿滿的疑問回去,因為唯有不斷的追尋答案,不斷的行動,才有辦法讓那一盞希望的火光持續燃燒,照亮黑夜。

更多營隊記錄在flickr相本裡

王伯伯的擁抱

2 意見:

mars 提到...

能夠常常看到你源源不絕的文章真好 :)

上班之後,我發現自己的文字變得很鈍
敘事很不流暢,很多事情就擱在心裡 murmur

有時候會歸於現在的工作環境
大家關心的是百貨公司週年慶和股市漲跌
還有如何變瘦以及名牌包

其實這些事情都是非常真實的感受
只是我常常身在其中
卻又只是帶著一個高度看著而已

小雨蛙 提到...

呵 不要這樣說嘛,在公司裡上班(特別是大公司),很少人會沒有這種「異化」(用白話講就是與公司價值疏離)的感覺。

事實上離開雜誌社之後,我這一年的生活也還蠻平淡的,除了偶而有機會出去跑跑,接觸不同的人之外,其餘的時間也就是坐在研究室裡看paper跟上網而已。

儘管如此,我還是會嘗試在每天上下班的途中,或閱讀的文章當中,擠出一些新的發現或感想。讓自己能夠感受到每天都有一點點的成長。

我對於身邊發生的事情,有時候感覺很抽離,有時候又很投入,就這樣搖搖擺擺的前進(後退?)。

不知所云,先降吧!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