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2

放一天假的記者節


九月二號了,又一個記者節在無聲無息中落幕。

其實對大部分的記者而言,記者節就跟平常日一樣,沒有慶祝,沒有放假,一樣是準時打卡,準時報稿,不準時下班。

剛剛跟阿雄在閒聊,忽然聊到假如全國記者都在這一天放假,打開新聞頻道只會看一句「記者節停播一天,敬請見諒」,那會是什麼光景?

以今天為例,
*陳幸魚終於準時到診所上班,沒有攝影機檔路。
*邱抑在家梳理他的假髮,因為沒人聽他爆料。
*李掏跟鄭紅儀只能對著來賓傻笑,談股票跟星座。
*公民監督媒體委員的名單沒法公布,好立委壞立委繼續黑箱作業。
*股市大跌。(不過也跌很久了,與記者有沒有上班無關)
*沒有人知道日本首相安田康夫閃電請辭,東印度淹大水(就算記者有上班,大概也沒人在乎這種國際新聞)
*瑪應久繼續在家當宅宅,不見蹤影。(宅宅指數+1)
*全民最大黨收視率創新高(畢竟這些人比一般新聞還專業)
...

maybe,這時候民眾們就會知道記者的重要了,or maybe,no one will notice the difference,畢竟,當今台灣的新聞也早就不是新聞了。

----
註:照片為日本攝影師中野正貴所拍攝的Tokyo Nobody

4 意見:

rolcoco 提到...

這張照片是東京嗎?為什麼感覺好像台南......

小雨蛙 提到...

這可是銀座呢...1996年的銀座。

rolcoco 提到...

喔喔喔原來是這樣!!!之前台南的朋友帶我去某一條路(路名我忘了,據說日治時期叫做末廣町),跟我講說,這條路當時的都市規劃完全是仿造銀座來設計的,連路寬都一模一樣!!

Hetero 提到...

我還蠻喜歡他的作品,還有後來的東京窗景。赫然發現這張照片,放到你的部落格上,感覺還是有點訝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