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6

專業


確定月底離職後,又漸漸找回到自己的生活步調。

這幾天參加了一場環保團體的聚會,聽了兩場演講,看了一部小說,還有時間好好的玩遊戲,四處拍照(今天中午拍了一堆鳥飽食雀榕的可愛模樣,還有夜鷺吞吳郭魚的過程XD)。

王阿茜建議我應該在離職後好好寫篇心得,我也覺得應該要認真的面對自己,我在這裡學到了什麼?遇到什麼困難?克服了多少?為什麼要離職?

就先從「專業」談起吧,寫點最近的想法。
------------
前天跟一個在工程顧問公司工作的學妹吃飯,進公司時,主管要學妹他將負責撰寫環評報告的生態和社會經濟衝擊。就這樣,學妹抱著可以實踐理想,改善環評問題的理想開始上班。

即使學妹早知道寫報告書時會有壓力,但是實際遇到時,還是很沮喪。現行的環評制度,是開發單位出錢請顧問公司做環評。想當然爾,為了賺這份案子的錢,還有希望以後能繼續合作,顧問公司一定是盡量輕描淡寫開發傷害,然後誇大開發利益。

聽學妹說他遇到的各種挫折,我想起了星期六晚上聽的演講。

當天演講者是前CNN戰地記者Peter Arnett,他從越戰時期開始戰地報導,在第一次伊拉克戰爭時,由於他的堅持,「戰爭」第一次以「實況轉播」的方式呈現給世界。讓我很納悶的,是我可以感受到他對新聞的Passion,但是完全感受不到compassion。

演講後有一個聽眾也問了同樣的問題,「你怎麼在戰爭中保持那麼detached?」他回答「身為一個記者,我不能有立場,我的責任是把我看見的東西呈現出來,不是下判斷。」「我當然知道伊拉克內部種族、文化的衝突,但是觀眾在乎嗎?我必須要做選擇。」

說實話,我完全不能接受。

我知道很多戰地記者,因為親眼目睹了戰爭的猙獰,而選擇反戰立場。他們極力揭發戰爭醜陋、殘忍的面貌,就是要告訴世人千萬不要發動戰爭。因為記者有感情,有立場,讓這些報導有生命,特別能夠觸動讀者。

但是這樣「專業」嗎?

在我當記者的這幾年,一直碰到跟學妹同樣的問題。說穿了,我們的理想都是要「偷渡」一些東西進報導,進環評報告。我們有很強的立場,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我們很少想到「顧客」。

無論是當記者或是環評工程師,客觀來講,我們都是在服務我們的顧客。因此我們都被要求必須時時想到顧客,「施振榮會想看這個嗎?」老闆問,「或者他的兒子需要看這個嗎?」他厲聲重述了一次。

難道,「專業」就是「照規矩來」的意思嗎?

認真做好你的工作,就是認真寫讀者想看的報導(報告),不要冒犯他們,不要挑戰他們。

好吧,假如真的是如此,就專業這一項,我給自己打20分。
----
呵 寫完之後才想到昨天跟一個同事聊到,或許是虛榮心吧,每次讀者意見調查回收時,最爽的就是看見主管不看好,但是自己堅持的文章評分超過預期,甚至超越封面故事。ex:樂生小朋友打敗郭台銘、吉貝Bot超高分、連人工濕地、治水預算、蘇花高都莫名其妙的高分。

或許我不專業,但讀者也不是只吃一種菜的啦。

2 意見:

馨文 提到...

哇哇!你離職了。上次張翠容在樂生遊行上台講話差點被警察抓。接著媒觀、苦勞網和他連線也有討論到「專業」與「立場」的問題。

他覺得身為記者發表「普世價值」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她說「我講的不是別的,我只是講出一個普世價值而已」。我聽了感觸很深,對阿,「普世價值」本來就該宣揚阿。只是不曉得為什麼現在的記者光講「普世價值」,就覺得自己不客觀了。而想要去找對立面平衡報導 ><

小雨蛙 提到...

對阿 其實我覺得新聞學的「客觀」、「中立」,對記者來講是很殘忍的事情。

記者必須極力的壓抑自己身為一個人或社會公民的角色。好像不留痕跡才能凸顯新聞的「純淨」。但是一個事件經過受訪者、記者、主任、編輯、總編輯,這麼多人的手,哪裡還有「純淨」的新聞呢?

Peter Arnett對於現在部落格分立,人人皆記者的情況有點不以為然,他認為秉持新聞「專業」的記者才是最有效率的資訊傳遞方式。

但是我持相反的意見,我認為人人皆記者的現象棒透了,以前是太多的新聞掌握在太少人手中,讓記者莫名其妙的也成了特權階級,能夠決定什麼重要、什麼是垃圾。

現在雖然要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才能搞懂一個事件的全貌。但是以前新聞掌握在這些人手中,根本不可能搞懂全貌阿!

從壓抑記者的身份解脫了!^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