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1

無意義的流水帳


我常常說,採訪過程其實比寫出來的有趣很多,來說說過去這幾天的採訪經驗吧。

上週五,在台南學甲鎮的大豆田裡嚇出一隻環頸雉,只見我這個台北俗不斷大呼「環頸雉ㄟ!環頸雉!」,身旁農會的股長則滿臉狐疑的說「那個很多阿...」

上週六,跟攝影和幾名同事浩浩蕩蕩的上了陽明山,卻被約好的受訪者擺了一道,於是我們像出去玩一樣,跑去吃了頓大餐。下午找到了受訪者,結果卻是聽他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公式回答,「為什麼要保存這裡?因為這裡很特殊,是居民、政府、歷史多重權力相互競逐的場域。」滿臉斜線的我心中的os「Gramsci、Bourdieu我也唸過,不要把我當白癡好不好....」(想想我們以前也都把記者當白癡,現在自己吃到苦頭了)

星期天,以為可以放假的我,過了難得放鬆的一天(三週沒放週末了),到了晚上洗澡時忽然想到我明天早上要準備proposal.... 只好熬夜趕工。(心得:週末?算了吧,這個工作裡沒這種東西)

星期一,編輯會議還是很長,中午發現辦公室後面的蕃茄麵很好吃

今天嗎?今天早上壓錯寶,在汞污泥和BOT之間選了汞污泥,結果立委在前面拼命搶話,受害居民不習慣面對大批媒體,握著麥克風的手拼命抖,結果此時立委在一旁還繼續搶話講XD 記者會結束後,在走往公車站的路上碰到馬修連恩,高高大大的長髮外國人,證實了他果然長年都在台灣(不要問我他為什麼在那裡,我也不知道)

唉 稿子寫不出來 寫流水帳....
-----------

對了! 中午接到佳達的電話,吉貝BOT案被擋下來了,居民、媒體都沒有立委強,還是追著觀光局長拼命打有效。話雖如此,對於這樣的結局還是很滿足,這也是報導以外的驚喜吧! ^^"

1 意見:

cassiel 提到...

說到馬修連恩,記得八年前第一次聽到馬修連恩來台灣的消息,好高興喔,到處跟人家講,後來才發現怎麼常常有馬修到台灣的消息啊,哈哈,原來真得是長年待在台灣啊...

還有環頸雉那段,呵呵,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