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5

妳適合當記者嗎?


今天在蝴蝶學會遇到詹家龍大哥,詹大哥曾經當過自由時報的記者,現在則在他最熱中的工作裡--蝴蝶研究。我們有一年沒見面了,他抽著的煙斗,斜倚在陽台護欄上,忽然問我「妳覺得你適合當記者嗎?」詹大哥認為他不適合,因為他太講究「科學」了。其實我認為,是因為他的個性執著於追求完美,不能得過且過。但也正是因為他的執著,讓他可以為蝴蝶瘋狂數十年。

同樣在今天,一名跟我同期進入公司的同事表示要離職了,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因為他一直是我認為最適合當記者的那一型,開朗、樂觀、積極、open-minded。當我們另外幾個同期的記者都還在摸索時,他似乎最快進入狀況,對於線上的發展瞭若指掌,也很得老闆的賞識,每期的產出更都是我的兩倍有餘。

以前我的指導教授曾跟我說過,想太多的人不適合在媒體工作,必須要放得下,要樂觀。

誰適合當記者呢?

堅持完美的人嗎?現在的媒體環境裡似乎不適合。
積極、有抱負的人嗎?公司似乎也不重視這樣的人才。

那最後到底誰會留下來呢?

以記者特權為榮而好咄咄逼人的人、散散混日子領乾薪的人、還有沒有目標的人吧。

結論:台灣的媒體沒救了。心疼我所喜愛的媒體,最終本質仍是一個企業,工作就是工作,混得下去吃得開的人才活得久。如果每一個記者都必須在公司的壓力下妥協理想和堅持,那還談什麼抱負和社會責任呢?不過就是把份內的工作做好罷了。

--------
妳問我為什麼能留到現在?
因為我刻意的保留空間和時間吧,少進辦公室讓我能少接觸瑣事,在家作業讓我能用零散的時間看看書、打打電動。我也知道這樣會有後遺症(認識的人少,每次都在為下次的題目著急),但是who cares? 我可不想讓我對媒體的熱情那麼快燒盡,我不想被工作吃掉,我還想繼續運用我的能力,為我所關心的事情努力。

或者,我就是以上三種能留下來的人之一?

1 意見:

juliakit 提到...

如果被你稱讚的同事是我的話(羞)
會有對線上暸若執掌的錯覺
是因為我就是學這個的啦
這是宿命 我ㄧ年前不認 現在也只能認了...
積極也是拚出來的
所以半年就沒電了 哈
還是慢慢來的好

我對環境就ㄧ竅不通
或許看到ㄧ些事情當然也會很生氣
但只有了解的人能夠完整地寫成文章告訴大家
也才會有說服力與影響力
這可是只有育豪才能做到的:)
(我覺得目前的公司除了汪汪沒什麼人行...)

加油 我要一直看到你為熱愛的事物發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