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6

海線文化小鎮 音像藝術、媒體與文化認識營


阿欽是我讀研究所時認識的朋友,身為大甲人的他,在台北、花蓮漂流多年中有個很深的感觸。他希望能讓跟他一樣西部沿海鄉鎮長大的孩子們,提早接觸文化、電影、劇場、新聞這些「台北獨霸」的刺激。但更重要的,他希望孩子們在接受這些刺激之後,能夠把所學應用在對故鄉土地的關懷上。

去年他沒頭沒尾的跟我說想先試辦個營隊看看,問我願不願意來給孩子們講一堂課,分享當記者的經驗,也談談青年跟新聞的關係,而我就糊里糊塗的答應了他。今年一月,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說場地跟課程已經敲定了。看來,我的情人節就要在大甲過了。

赴大甲的前幾天,因為腸胃型感冒連續昏睡跟拉肚子難過了三天,開車到大甲時已經晚上八點了,整天只喝了兩杯米麩,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我在阿欽和汪汪(前公司不同部門的同事,這次幫忙記錄)的帶領下逛了文昌祠,也跟王阿茜到鎮瀾宮拜一拜媽祖,祈求保佑平安。簡單做完powerpoint,就昏沈沈的睡了。

課程場地是國立苑裡高中,很新很漂亮的一所學校,九點的課程,才八點鐘就已經有許多學生在走廊吃早餐等著上課了(好感動阿!)。

我的課程內容分為四個部分,新聞上的地方,新聞的產製,青年如何創造新聞,及如何應用新聞技巧關懷家鄉。除了一開始有點語無倫次,很快的又進入以前作生態解說時的natural high狀態,不知不覺中,兩個半小時就結束了!呼,病人身體真虛弱,講完課我整個人癱掉,喘到幾乎講不出話來。

但是最讓我高興的是,我覺得這裡的孩子們好活潑,好可愛。相較於台北的高中生,在補習班與考試競爭中被壓到兩眼無神。這裡的高中生都超愛問問題的,也不會害怕舉手,更佩服的是他們勇於表達意見的態度,這些都是我在台北從來沒有見過的情形。我真的好希望他們能永遠抱著這樣的樂觀跟求知心,上了大學後不要被都市裡的競爭和冷漠打擊。永遠以身為通霄、苑裡、清水、大甲人為傲,不要想成為半弔子「台北人」,因為家鄉才是真正的根,真正的情感所在。有根,有文化,有情感,才有可能創新、突出,在這個Glocalization的時代裡更是如此。

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著早上短短的幾個小時,我不知道給學生們的東西對他們有沒有幫助,但是我知道,他們給我的感動,是很真實的。阿欽、小bee、汪汪,還有苑中的同學們,感謝你們!

4 意見:

匿名 提到...

我也想擁有natural high就可以講2.5個小時的能力!如果有這種能力我就不用中輟了嗚嗚.....

我這次去美濃也是參加類似的活動。因為資源缺乏,辦得很簡陋,我也知道要堅持走這條路其實蠻辛苦,但我感謝他們。

juliakit 提到...

Q版畫像超有本人神韻啊XDD

小雨蛙 提到...

王阿茜說畫的比本人帥...

Nobody 提到...

沒有在花蓮流浪過,從頭到現在只待在那兩個學期不到十個月.
旭棠已經將影片上傳了,小Bee問4月要不要到她們學校再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