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1

拜託別再切割、攻訐同路人了!!


野草莓學運的bbs版上有人提議應該聯合北中南的學生,一起向青年樂生聯盟致敬。當中有人贊成,因為樂青這幾年一次又一次的行動,讓年輕人隱約的感受到國家暴力從來沒有停止壓迫弱勢族群; 因為樂青的組織分工經驗,讓這次野草莓能夠在短時間內集結。也因為樂青的行動,讓我們年輕人發覺自己並沒有那麼無力。

但是當中卻也有人反對這項提議,因為「容易模糊焦點」

這幾天一直有跟樂青的朋友們聊天,講我們對野草莓學運的期望,我好希望好希望這次的經驗,能夠讓更多年輕人(或「大人」)反思樂生療養院的處境。讓她們知道,即使你只是和平靜坐喊口號,警察一樣可以毫不猶豫的施加暴力。即使你們的論述再正當,政府仍然可以充耳不聞。就算政府給你承諾了,他們依舊有辦法在暗中捅你一刀。除了隨時警惕,時時準備好挺身爭取我們的權益,別無他法。

但是當我看到那些反對的聲音時,我真的很難過。什麼叫做「模糊焦點?」你們今天挺身追求的,是一兩位首長的道歉,署長的下台?還是要透過社會教育,透過立法行動,改變社會價值與不當法律呢。

如果你今天追求的是社會教育,請將人權、平等、尊嚴等價值喊出來,並且真心的相信,讓所有的人都聽見。如果你今天追求的是立法,那就必須要仔細研擬修法方向,與立法委員接觸,到各黨團遊說協商。(拍謝,創制複決權只存在於課本裡,修法就是要透過立法院)

每一項社會改革當中,都需要有人負責策劃,有人動員,有人組織,有人管理,有人在街頭提供民意支持,有人在議會裡打滾。不要瞧不起那些圍城時丟石頭的阿伯阿嬤們,他們有些人從年輕時曾為我們今天的自由民主,搭著遊覽車上台北抗爭,幾十年後他們還是堅持同樣的理念。不要瞧不起那些有政黨背景的黨工或立委,他們比你們瞭解政府內部的談判,交易方式。更不許瞧不起那些比你們更早走上街頭,跟妳們一樣爭取人權、自由、平等價值的民間團體,因為是有他們的衝撞,他們的經驗,才有今天的你們。

昨天我在現場看見許多民間團體主動捐贈礦泉水,幫忙提供伙食或整理環境,他們都默默的在一旁為你們加油打氣,你們以為這都是理所當然嗎?你們憑什麼切割他們?!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那你始終是溫室裡的草莓而已。

(憤怒文到此為止)
圖片是去年911樂生門口施工當天拍的,到現在我看到這些照片還會難過
好文推薦:我必須一再提起,才能烙印你們,對他們--哈囉~馬凌諾斯基

樂生籌備圖書館,募書中喔~

6 意見:

豬小草 提到...

上個月回台大,看到樂生圖書館在募書,讓我驚訝又感動,沒想到還有人在繼續作該作的事情。

請幫我轉告樂青的朋友,說我真的感謝他們。

Theodor 提到...

那是一個大家都可以任意發言的地方,所以你看到的意見其實也就是路人的意見,還不見得是同路人的。事實上,贊成反對的聲音都好,吵成一片也無所謂,讓我比較擔心的反倒是:板上所有人對於這個主題的反應非常冷淡。

我想大多數人仍然是不知道,或不在意。當然,這樣的既存現實已經不足以令人挫折了。循著他人的足跡來,我也只是想對樂青說,加油。

小雨蛙 提到...

豬小草:我已經把你的留言轉給他們了,歡迎參與樂生圖書館的募書唷~

Theodor:謝謝您的提醒,我真的很希望那些反對的只是路人而已。或許決多數的學生激情過後只會失落或回到以往的生活,但是只要有一兩成開始反思,我想就是有進步吧。會寫這篇文章不是真的在指責什麼人,只是希望不同團體間能試圖理解對方的位置,彼此尊重而已。^^ 謝謝鼓勵,我會把你的留言轉給我樂青的朋友們。

匿名 提到...

別的我沒有意見
但是丟石頭就是使用暴力
就該被譴責

我們不鼓勵大家瞧不起人
但是丟石頭的阿公.阿嬤
絕對不該被尊敬

不要把暴力合理化
因為那樣只能贏得暴民的喝采
無法獲得理性大眾的同理心

小雨蛙 提到...

通常我不喜歡回答不願具名的留言,既然有話想說,就負責一點具名吧。
但是為了避免類似的誤會,還是應該回一下。

請問你在這篇文章哪裡看到我鼓勵,或是尊敬暴力了?

我提到那些丟石頭的民眾,目的是指出他們跟學生們所追求的價值不一定有那麼大的差別,差別是他們用傷害別人的方式追求這個目的。

沒錯,我不知道是哪些人丟石頭,當然更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否相同。因此我絕對不會冒然的把圍城民眾化約為一個整體,就像我們也不希望隨隨便便被別人貼上藍綠標籤一樣。

正是因為我相信民主,真心喜歡多元的價值,所以我才會提出這個最極端的例子,我們可以不認同,但是我們不能在沒有傾聽,沒有瞭解的情況下隨便貶抑他們「這些人」。

聽風擺渡人 提到...

不要急
"野草莓"若成長茁壯
自然會讓更多人了解樂生
肯定"樂青"
我就是一個

謝謝樂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