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1

怎麼面對白色恐怖?

我身邊有一些朋友,這幾個月來都很努力的在訪談過去經歷白色恐怖的阿公阿嬤們,希望透過建立口述歷史的方式,讓這段被國民黨湮滅,被民進黨扭曲的歷史,能夠更完整的公開。

今天晚上我去聽了一場他們辦的演講,傍晚在走過去之前,說時在,我還蠻猶豫的。但是想也想不到,這場演講竟然會對我造成這麼大的衝擊。

現在應該很少人沒聽過「白色恐怖」這幾個字吧,但是我們真的瞭解嗎?我們有可能真的瞭解嗎?

演講開始以一部紀錄片開場,這部「白色見證」是用剪接十幾位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口述方式呈獻,一個個滿臉風霜的阿公阿嬤,訴說著從被捕,經歷偵訊、刑求、等待、審判、開庭、判決、死亡進行、火燒島、思想改造、患難情誼、歸鄉、無形的煉獄的過程。

白色恐怖不等於二二八事件,更不等於美麗島。

二二八事件是國民軍來台後對於民眾反抗的軍事鎮壓。白色恐怖,卻是之後經歷接近四十年,「國民黨政府」對於「人民」(不分本省、外省、客家等等)的暴力、恐懼統治。

紀錄片放映後,今天來到現場的是一位七十七歲本省籍的阿嬤張常美,還有一位八十幾歲的外省籍阿公胡子丹。

阿嬤在高一就被捕入獄,罪名是「共匪」,原因?因為他是班長,依學校規定自動成為自治會會員。
「妳認識某某某嗎?」
「認識阿,他是我們自治會的會長。」
「他是共產黨的妳知不知道?」
「不知道」
「那妳也是共產黨的。」
「不是阿」
「你已經是共產黨的了,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沒有審判,阿嬤被判了十二年。從十七歲入獄,關了到三十歲才放出來。

胡子丹阿公是隨著海軍來台的,剛到高雄左營不久就被補,罪名是「洩漏軍機」。原因?因為他在輾轉來台的過程中遇到一位老鄉,隨口問候,「你要去哪阿?」「喔,我們接下來要去左營。」,就這樣,關十年。當他獲知被判決的時候,他喜極而泣,全牢房的人還爭相恭喜他,因為他沒死。許多軍隊中被指控為通匪的人,起初是直接槍斃,隨後因為附近居民抗議,改成打昏活埋,至今連姓名都找不到。

經歷了牢獄之災。最大的苦痛,是回到社會後,一直延序到今天。

影片中的受害者有個共同的回憶,出獄後找工作,不到三天就有警總的人來跟老闆說「他是政治犯耶,你怎麼敢用?」就這樣,失業了。剛找到房子,還沒搬進去,警總的人又來找房東了,連住所都沒有。胡子丹阿公說他因為找不到工作,曾經在南京東路一帶拉過三輪車,才拉了兩個禮拜,警察就告訴他「你是政治犯,不能做這個。」政治犯服完了勞役,政府卻仍不給他們生路。

阿公跟阿嬤都不曾跟自己的子女談到這段過去,因為他們害怕再度連累家人。莫須有的罪名,不只讓他們受苦,連帶的,他們的家人在就業、感情、生活上也一樣處處碰壁。他們心中知道自己無罪,卻必須背負著一輩子的痛苦和罪惡感,沒有出口。

過去的國民黨政府湮滅這段歷史,塑造兩蔣神話。民進黨上任後,原本有最好的機會可以公開真相,卻選擇操弄這段歷史,將白色恐怖扭曲為外省人對本省人的壓迫,希望藉由這種本質化的區分,鞏固票源。現在的國民黨,則反過來利用民進黨的論述,拒絕面對這段歷史,因為他們說「談白色恐怖,只會撕裂族群,對台灣沒有好處。」。

演講過程中,我不斷的搶忍著淚水。我為自己的無知感到慚愧,為前輩們的勇氣感到欽佩,為國民黨的可恥,和民進黨的操弄感到憤怒。

白色恐怖離我們不遠,但是隨著阿公阿嬤的凋零,還有政府刻意的銷毀、隱藏文件,我們可能永遠沒機會瞭解這段歷史的真相。我們不能夠,也不應該選擇忽視這段歷史,因為這不只是歷史,而是我們身邊這些阿公阿嬤真實的生命,時時提醒著我們現在擁有的自由、民主、人權是多麼的脆弱。我們不能鬆懈,而要負起責任繼續維持並且爭取下去。

謝謝阿公阿嬤,謝謝Hetero等人的努力,謝謝。

===================
找到了!「白色見證」線上觀賞版,分為六段。連結。王阿茜看完說是他看過最棒的紀錄片之一,大推!

10 意見:

Yuhina 提到...

沒有去聽演講
不知道他們呈現的方式是怎麼樣
但是 我看起來
強調的一個基調似乎是白色恐怖是不分族群的

某個角度來說
從軍閥割據 國共內戰
如果用這個邏輯下去說的話
大部分都是所謂的外省人殺外省人
但是 一般不會這樣去談
因為他發生在中國
所以 中國內鬥 我們不會用台灣出發的「外省」(台灣以外的省)這個詞去談

但是接著這個邏輯
說在大陸殺了幾千萬「外省人」的蔣政權
來台灣開始就不殺共產黨 不殺政敵的「外省人」 只殺台灣人
顯然也不是事實
他們都殺

一些著名的案件
雷震、孫立人、柏楊、江南 這些是所謂的外省人
彭明敏、余登發、陳文成、美麗島案 這些主要發生在本省人
其實 當初的黨外運動 是不分本省外省的

但是
要說 這樣白色恐怖沒有分族群
沒有分1949年以後來台的外省人跟台灣人 我倒覺得有一些問題
因為 如果蔣政權是90%的1949年以後來台的外省人所組成
隨後 也繼續給與 外省人及其後代
不成比例的社會資源
然後 對於很多反對壓迫他們的本省人
極權鎮壓
雖然 跟蔣政權作對的外省人他們也抓
但是 (就像他們也殺大陸的共產黨一樣)這還是存在
外來統治集團迫害當地住民的問題

這就像說 選擇軍公教加薪
跟 農漁民健保補助
你可以說 軍公教也很多本省人
農漁民也有外省人
所以兩個選擇沒有族群因素一樣 不是很合理喔

當然 我覺得Hetro他們做這些事情是好的 出發點應該也是好的
可以讓大家多瞭解一些歷史
不過 看你有這樣的心得
卻讓我覺得有點擔心
他們是放在什麼架構下去談這樣的事情
而這樣談 有助於族群之間的和解嗎?
說 「白色恐怖是不分族群」
這樣的結論
會不會變成另外一種形式的denial?

Hetro有在版上出沒嗎?
有空也來聊一聊吧

Hetero 提到...

有,我來了,我簡單問幾個問題囉。我也很同意,國民黨在統治策略上確實包含著族群分治的面向,白色恐怖亦然。然後看到你的回應,我也想問你幾個問題:


一,如果你認為白色恐怖有族群面向,對於本省及外省的態度或治理用意為何?

二,五零年代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從已出土的檔案資訊來看,槍決/活埋/投海者超過兩千人,囚禁者超過九千人。請問,你認為這些長輩何故被抓?都是你說的反抗嗎?

三,再來進入你的問題。光是五零年代的這些前輩,真要談,你認為族群組合比例為何?


你問的問題,是許多剛接觸的朋友都會問的。不過如果以為白色恐怖主要是雷震/孫立人/柏楊/彭明敏/余登發/陳文成這些有名的受難者。那恐怕就大錯特錯了,這都是中後期的受難者,而且恐怕是特例,是受難後還有機會眾所矚目的前輩。

真正恐怖的年代,那些長輩的名字,若不是細心探究,是不可能知曉的(就像昨天黑板上,我把長輩提到的名字通通寫下來,幾乎都是年輕朋友沒聽過的故事)。

還有,一點小建議 :)

在嚴謹的政治社會學討論中,統治者團體的政策用意(比方對族群形不同治理策略),與受治理者間產生的效果,是不同層次的事情。因此,國民黨對不同族群的治理心態,可能是運用同一套特務體系與審判技術運作,最後導衍出在不同族群間相似的治理效果。

還有,不分族群這件事情,甚至 "外省人比較可憐" 這樣的話,其實是昨天邀請來的受難者長輩(真要說的話,本省籍的阿嬤)說的,不是我們在講的。我很誠摯的希望,若有機會,在依據線性史觀與刻板印象展開討論或斷言之前,可以先多誠摯的了解這段歷史與長輩的見聞,這正是台灣社會討論白色恐怖時,最需要的一些基礎.... : )

Hetero 提到...

還有,深刻的建議你,使用 "外省人" 這個範疇時,應該要注意到有沒有造成概念全稱/實體化的弊病。比方你說 "繼續給外省人與其後代不成比例的社會資源" ,這點恐怕就大有問題。是誰?哪些人真正享用到這些資源?國家設定了省籍門檻,就等於外省人都享用這些資源?

另外,一項政策有族群分治面向,是否代表其他政策也都是等量齊觀?白色恐怖與其他政策的性質,是否可以通過這樣的類比就加以評斷?

現在我們需要的,正是把問題複雜化與細緻化的討論,至於這種早在二三十年前就流行的論調,反而是我們長久以來理解歷史時的重要障礙。共勉之 :)

Yuhina 提到...

版主抱歉 借用你的版面回一下文喔

我想 我本來談的是對白色恐怖的解釋權
是解釋白色恐怖不分族群的這件事
我絕對贊成 整理這些歷史資料 是非常有意義的 也沒有不尊重受難者的意思
感謝Hetro點出 我全稱式用語的錯誤
我為我全稱式的用語道歉

以我的粗淺的認識和自我的想像
(意思是 沒有去田野調查 沒有去讀學術論文)
我覺得二二八事件 不是凍結在1947年二二八那天
就像Wiki上寫的一樣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指出,二二八事件發生主因是:「當時統治台灣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治台政策不當及不講求改革之道、事件後擴大鎮壓、實施清鄉、逮捕槍決知識菁英和民眾,而該鎮壓行為亦造成二二八事件影響台灣長達數十年。"
我知道你要說二二八不等於白色恐怖
但是 我覺得是說 白色恐怖範圍更廣
包括 「對共產黨,臺獨和民主改革等政治運動及嫌疑者的迫害」(不好意思 我只能從wiki找這種不是學術性的資料)

但是其中 包含從二二八事件以後 持續性的鎮壓 這是我說有族群面向的原因
意思是說 白色恐怖下
有些人(不分族群)
可能因為 莫名其妙被懷疑成共產黨 所以被逮
有些人(不分族群) 反國民黨被逮
但是也有些人 是因為跟二二八有關 的人有關 而莫名其妙被逮 (這是有族群之分)
這是我說 白色恐怖有族群面向的原因

你可能不會單單因為 你是1949跟隨國民黨來台灣的身份被逮
但是 可能會因為你是二二八相關人士 或是所謂的台籍精英 而受到不平等待遇
當然 二二八只是個象徵 不是說只有二二八那天發生的鎮壓造成這一切
而這段外來統治者鎮壓當地住民的部份
是造成族群問題的重要原因

當然啦
也有人說 二二八事件沒有族群問題
不過我也不這樣認為啦

至於你提到的
「你問的問題,是許多剛接觸的朋友都會問的。不過如果以為白色恐怖主要是雷震/孫立人/柏楊/彭明敏/余登發/陳文成這些有名的受難者。那恐怕就大錯特錯了,這都是中後期的受難者,而且恐怕是特例,是受難後還有機會眾所矚目的前輩。
真正恐怖的年代,那些長輩的名字,若不是細心探究,是不可能知曉的(就像昨天黑板上,我把長輩提到的名字通通寫下來,幾乎都是年輕朋友沒聽過的故事)。」
我提那些"著名"例子 和以前黨外運動不分本省外省
只是要說"二三十年的流行的論調" 就有說白色恐怖包含本省外省
沒有說 白色恐怖只有有名的受難者

因為如果白色恐怖不是只有幾十個受難者 那註定就是大部分的受難者是「不出名」的
(我懷疑有多少人會以為 白色恐怖只有有名的哪些人會遭殃)

其實Wiki這種大眾資料來源也有提到
"許多隻身來台的外省人也有遭到白色恐怖、但他們不太可能有親人替他們平反,因此許多悲劇已經消失於歷史"
我覺得你們去幫他們說出他們不為人知的故事(不分族群)非常有意義

Hetero 提到...

嗯,我主要針對第四段的內容回答喔,我想這裡特別與你談論是否有族群面向有關 :)

二二八事件中,國民黨殺害的絕大多數都是本省人。但是,這是不是因為國民黨基於 "本省人屬於特定族群" 而屠殺,是兩件事情。在我看來,根本上就是因為外來政權在台灣的統治與剝削失靈,因此藉由武力來殺害原本就居住於此的人民。但你要說 "因為跟二二八有關而莫名其妙被逮捕" 的大多是本省人(雖然我們可以看到像黃榮燦這樣的情形),就說 "白色恐怖有族群面向" ,我想這樣的詮釋實在太粗糙啦(甚至,在白色恐怖中,二二八獨立出來做評論有/無族群面向的依據為何?這樣的範疇化的根據何在?)。

我也同意白色恐怖有一些族群面向,但理由不是你說的那樣。我認為,遷佔者國家要穩固對台灣的獨裁統治,必須對不同人群進行不同的治理策略,以達到穩固統治的最終目的。好比你說的二二八,還有之後對台灣共產黨的掃蕩,國民黨也同時在軍公教體系與知識份子間,對外省人展開有計畫的逮捕與屠殺計畫。比方說,當時海軍可能有高達五分之一的人被非法監禁與槍決,這些案件則多以外省人為主,並且通過相對獨立的審判流程來處理。

進一步說,為什麼在今天的檔案復建工作中,有如此多外省受難者找不到檔案?大多是看準了當時這些人在台灣消失,也沒有親友會發現,因此就草率的槍決或處死。

但問題來了:比方在本省的知識份子中,如何基於日治時期的人際關係大量逮捕,又如何在地方的大家族與頭人間建立侍從的關係。也比方在外省人中,如何對樂意跟國民黨合作的外省知識份子與官僚特權,又同時將不合作或可疑的外省人給大規模囚禁與槍決。從這樣說起來,問題就變得更複雜化,而族群也不足以作為完善詮釋的的一套修辭。

我的意思是:根本上來說,長達三十八年的白色恐怖,就是國民黨政權為了鞏固其獨裁專制的一系列治理技術。我認為,根本上來看,國民黨根本不是因為你屬於哪個族群而抓人,而是想要剷除可能威脅統治正當性的任何可疑人士。在這個單一目標下,開始對不同族群建立了監視體制與執行策略(但更多情況,這種區分則相當困難),但使用的法律與審判體系,可沒有什麼族群之分。

恕我直言,第四段的討論實在頗粗糙。能因為二二八被逮捕的大多是本省人,就解釋成白色恐怖有族群面向嗎(同時,你第一點與第二點談論的沒有族群面向,與第三點關係又為何)?我可不可以說,因為白色恐怖中絕大多數案例不牽涉女性,因此白色恐怖有 "性別面向" (這樣的隨意分類,面向可能有千百種)?這個傾向是統治者的有意營作?是否是解釋其政策的核心軸線?

根據片斷資訊的討論還是困難的。我最後補充一點資訊,若要談族群,根據檔案,二二八過後的五零年代白色恐怖,其中約五成五受難者是本省人,四成五是外省人。而許多具體檔案中,有許多案件清一色是由外省人構成。但很懷疑把它放在 "有無族群面向" 作為理解主軸的正當性。我看到的,是一個殘酷的流亡政,將 "所有" 可能威脅他的人,都落入這樣的殘酷機制中。就這點來說,我除了懷疑你那種分區有/無族群面向的零碎範疇,我認為整個白色恐怖的歷史,就是要壓迫 "任何" 可能/有意/無意卻被冤枉要顛覆政府的人民。

Hetero 提到...

對啦,Yuhina 你在台灣嗎?有機會的話,我很樂意拿些相關的基本資料與介紹給你喔。

還有,那支記錄片不是我拍的啦,是陳文成基金會與相關人權工作者拍攝的作品。我只是幫忙將這些片子到各個學校播放。

Yuhina 提到...

其實我同意
「我看到的,是一個殘酷的流亡政,將 "所有" 可能威脅他的人,都落入這樣的殘酷機制中」
我舉國共內戰之類的例子 大概就是想要說 他們殺「外省人」也不手軟

我看起來 似乎你認為二二八是要跟白色恐怖脫鉤
「在白色恐怖中,二二八獨立出來做評論有/無族群面向的依據為何?這樣的範疇化的根據何在?」
我可以說你這句話 白話的意思是
二二八對白色恐怖的鎮壓對象 沒有特別值得提出來討論的意義嗎

你說
「我也同意白色恐怖有一些族群面向,但理由不是你說的那樣。我認為,遷佔者國家要穩固對台灣的獨裁統治,必須對不同人群進行不同的治理策略,以達到穩固統治的最終目的。」
其實我說的這段話我完全同意 (雖然我不知道我說得理由跟你說得有什麼不一樣 不過我同意你說的)
我不懂得是 如果你說
「把問題複雜化與細緻化的討論」
我們現在又好像要到達一個結論說
「"所有" 可能威脅他的人,都落入這樣的殘酷機制中」
如果 白色恐怖包含
「對共產黨,臺獨和民主改革等政治運動及嫌疑者的迫害」
這些不同的內涵
你似乎又認為
「國民黨根本不是因為你屬於哪個族群而抓人,而是想要剷除可能威脅統治正當性的"任何"可疑人士」
這樣我們要從這個檢討裡面帶走什麼呢

我似乎覺得 你的一句話可能是
「白色恐怖是不分族群的」
還是你會怎麼去談?

我也斗膽地建議你一下好嗎

其實 我想你大部分碰到的人
包括政治人物 記者 和我們這些只看二手資料的人
並沒有社會科學訓練
也沒有 花個幾個月幾年研究這些東西
所以 並不是要去跟你學術研討
用你的語言來說 就是用我們的偏見 線性史觀跟刻版印象 來發表自己的意見
但是 如果你認為的解決辦法
是要大家好好的先去唸書
去「自己」修正你所謂的 偏見跟線性史觀
而不能用比較平民一點語言或是概念來解釋你想說得東西
那我會覺得你想要傳達的東西
可能會對象有限

感覺討論變成兩種極端
看紀錄片的心得
不然 累積大量知識後專業的學術研討
有沒有科普 一點的中間地帶呢

我覺得你第二次回的文
比較像討論啦
也讓我了解到
例如「對外省人展開有計畫的逮捕與屠殺計畫。比方說,當時海軍可能有高達五分之一的人被非法監禁與槍決,」
或是「二二八過後的五零年代白色恐怖,其中約五成五受難者是本省人,四成五是外省人」
這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還有 我不在台灣
所以 有沒有pdf或是網路上看得到的東西呀
我也很希望 看一些稍微深入一點的東西
好吧 我承諾 我自己也會稍微用功去找一些一手一點的資料來看

Hetero 提到...

嗯,我換個更白話的方式說好囉。實際上,在白色恐怖數以千計的案件中,你知道與二二八相關的案件佔多少嗎?我跟你說,比例其實只有極小一部分。而史家現今將白色恐怖與二二八相對分開來討論,不是沒有根據的作法 :)

如果照你的絲路,把二二八事件的相關白色恐怖案件抽出來看,確實,裡面都是本省籍的前輩。但反過來說,像我講的海軍案件,或類似抓學校教職員的案件,在五零年代幾乎清一色都是外省人。又或像是新竹山區的台共案,大多數都是客家人。我們能不能把部分的案件抽出來看,說裡面涉案者主要是特定族群,因此白色恐怖 "有其族群面向" ?

我的意思進一步說:整個白色恐怖數以萬計的受難者來看,雖然不同案件牽涉到的受難者族群不盡相同,但之所以會在三十八年間有如此多受難者,是因為國民黨政府想要鞏固專制統治。而在這過程中,擬定的法令,逮捕的機制,特務的獎金與沒收財產制度,並不像你說軍公教給予外省族群特權與機會的現象,而是普遍適用於所有族群的人民。

當然,從所有受難者的真實身分來看,也確實是如此。


其實你的建議很中肯,學術語言確實不適合大眾推廣。因此,我們才構思紀錄片與分享會,既是一種接觸大眾推廣的過程,也是一種讓一直沒機會說話的長輩,有機會談論自己生命經驗的過程。

而在這裡,我會用比較嚴格的術語進行討論,只是想指出一件事情:既然我們(包括所有住在這個國家的朋友們)對這段歷史的理解都有限。因此我建議,多一點誠懇的聆聽,而少一點直接的斷言(比方先評斷族群因素在其中的作用),或許會是對這段歷史,與這個社會較友善的態度。

所以啦,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諒解,我這邊特別長篇回應的原因,是因為你擔心我們在演講中的詮釋會有誤導之嫌(雖然我誠心相信,你若有機會來現場聽長輩分享,及多了解這段歷史,這個擔心可能會降低許多)。而你擔心誤導的善意,意味著你對白色恐怖的緣由應該已抱持了特定看法。而我的擔心,則是這個特定看法有多少根據。

我希望的狀況,是我們一起細心的挖掘,畢竟這成千上萬(真的是上萬啦)長輩的生命遭遇,無論是私密細膩的情感訴說,或是從比較結構性的角度談國民黨如何侵害人權,同樣,都才是剛開始的工作,因此擱下一些既往的想像,我想是比較良性的態度 : )

Yuhina 提到...

不好意思 之前在忙別的事情

其實 我就是對你下面寫得這段很有意見

「既然我們(包括所有住在這個國家的朋友們)對這段歷史的理解都有限。因此我建議,多一點誠懇的聆聽,而少一點直接的斷言(比方先評斷族群因素在其中的作用),或許會是對這段歷史,與這個社會較友善的態度」

感覺就是說
大家要把自己幾十年的經驗放一邊
這些都是偏見
族群的問題 也都是民進黨的操作
因為我們還不瞭解 白色恐怖 有沒有族群因素在裡面

換句話說 你說的是 要大家拋下自己的經驗
因為這些都是偏見
所以要「先假設沒有族群問題」

我覺得這是相當粗糙的學術暴力
好像說 大家的概念與經驗
都是族群操作下面的偏見
因為沒有一個全景的視野去看整個國民黨統治 所以過度強調對本省人的不公
沒有去看對外省人的不公平
換句話說
說白色恐怖沒有族群因素
也許是聽起來最政治正確
最安全的講法
但是 我覺得也相當鴕鳥

就像wiki裡面寫的
「根據李筱峰的研究,在此次事件中,不論是政治交涉路線,或者是武裝抗爭路線,他們在事件中所提出的訴求,事實上都僅止於「高度自治」而已,在國家認同的層次上,基本上仍以中國做為認同的對象。但是,在這次事件以後,面對國民黨政府針對台灣的高壓統治,台灣人和中國人之間的仇恨逐漸加深,部份台灣人漸漸產生想要追求獨立國家的想法。因此二二八事件可以說是戰後台灣獨立運動的起點[16],例如台灣獨立運動開創元老廖文毅與廖文奎兄弟。美國學者Meisner表示:「『二二八』一詞,不僅僅是海外流亡之台灣獨立團體的口號,更是喚起所有已成年台灣人之個人悲慘經驗的一個象徵。」[17]很多人認為:二二八事件是台灣史上,死傷最慘最多,影響最深廣的歷史事件。『二二八』已成為台灣人共同的夢魘、族群的共同潛意識;台灣人的意識、精神、情操、人間形象、人生理想,藝術創造,價值觀念等等,都隱含了『二二八』的因子。[18]

因為二二八事件多少牽涉到國籍問題,不少老一輩的臺灣人將這次悲劇歸納為外省人的欺壓,故對事件敢怒不敢言。另一方面,在外省人為主體的中華民國政府將事件等同為共產主義、台獨,造成外省族群對事件的負面看法。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外省人在公家機關依然受到優先錄取,並在商界得以先獲得有利消息,也導致本省人在婚姻上、就業上對外省人的排斥[19]。二二八事件爆發,張英超之父張月澄和「基隆顏家」顏國年的兒子顏滄海是少數被釋放知識份子,張月澄在拘留所時曾親眼見到林茂生和陳炘,最後兩人都在事件中慘遭殺害;對此張英超表示:「二二八的影響確如一般所說,台灣的菁英階層頓時噤若寒蟬,心態上混合了恐懼、絕望和不屑,瞬間從公共事物的領域退縮,對政府工作不再感到興趣。……當他(張父)發覺同時代的知識菁英朋友消失無蹤時,他也對生命的熱誠摯意消褪殆盡,他的餘生從此在孤獨的書房度過,不再與外界接觸,也不與家人多說一句話,過著自我封閉的日子。」[20]。

二二八事件造成台灣人比較不願意以軍公教為生,也是台灣軍公教人員外省籍比例較高的原因之一。

台灣人民在遭遇二二八事件後,參與政治的熱情大幅滑落,許多知識份子不再談論或涉足政治,而國民政府藉此加強對台灣地方的控制,結合地方派系擔任地方官或提名參選民意代表或操控人民組織(如農會、漁會、水利會),結合地方政府機關與國民黨地方黨部,以賄選買票來左右選舉,職位分贓來鞏固地方派系,形成黑金勢力,也是今日台灣黑金政治的遠因。近年來這些族群問題愈來愈激化,本省人與外省人的隔閡仍然存在於大部分台灣人的心中,並表現在言論和行為上,可見此事件對台灣有著深遠的影響。」
(不好意思 我只能貼可能在你眼裡比較不學術的wiki資料)

像上面這樣對二二八影響的敘述
是我對你 試圖切割 二二八與白色恐怖
感到相當疑惑的地方
(也就是我一再說 在你的說法裡
好像二二八 就停止在那年的二二八 與白色恐怖無關 是很奇怪的)
或著說 二二八的影響 不需要特別在白色恐怖裡面挑出來講
也是很奇怪的
即使以你的史觀 認為二二八不特殊
跟海軍案等 必須放在同樣的地位看
以同樣的重要性來看
這是你的選擇

但是顯然有很多人(就像上面wiki引的研究)認為 二二八(與連續二二八的白色恐怖)對台灣現在的族群問題 是影響深遠的
白色恐怖不等於二二八
不代表二二八不影響白色恐怖的措施與對象 這應該是很清楚的

我覺得 要用偏見、線性史觀、族群操弄去扣這些人帽子
實在不是很公平

然後你有意無意 一直好像把族群問題
去對照 「我們要去誠懇的聆聽」長輩的生命遭遇
好像說 認為白色恐怖有族群影響的話
就不能好好聽 這些長輩 (不分本省外省)的故事
你怎麼推演出來這樣的因果關係
我實在不能理解 這個帽子是怎麼帶起來的

換句話說
我看那個紀錄片 我也覺得很感動
我也覺得拍得很好
也覺得應該有更多人去瞭解這些歷史
但是 在去做這些歷史挖掘的時候
在你們有更深的瞭解前
去說
「所有住在這個國家的朋友們 對這段歷史的理解都有限」
好像說 別人做的研究 (e.g. wiki裡面)或是別人的解讀 別人的親身經歷
都是「理解有限」
是不是 太自我膨脹與粗暴了呢?
我想 也許照你的標準 我們永遠也不會
有真正理解這段歷史的一天
因為經歷過的人 可能存活到現在的也不多 樣本數可能永遠也無法具有代表性

我想講的
大概就像 最近相當流行的Obama演講

「對白人社群而言,這條通向更完美共同體的路意味著,意識到那些煎熬著非裔美人社群的問題,並非僅僅存在於黑人的想像之中;意識到歧視的遺緒——以及現存的歧視事件,即使不像過去那麼明顯——是真實的、並且必須被處理。」

台灣族群的問題 不是只是存在人民的想像之中 不是只是政治人物操作獲取政治意義的工具
是真實 而必須被處理的

Hetero 提到...

不好意思,我直到今天才看到你的回應。

我想你的情緒很強,其實讀你的文字,我有點累。我想說幾件事情,我從來沒有說過民進黨操作族群(我哪邊說過),那應該是小雨蛙的原文中提到的。反過來,在看到你這篇留言前,我有親自跟小雨蛙提到,有誰可以清楚告訴我,民進黨的核心人物在哪邊說過煽動族群的語言?請清楚告訴我,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話,也對這樣的批評很不滿。

反過來,我也這樣跟他說:但我認為許多民眾要負責任,許多走過那段黨外歲月,直接面對國民黨政權與白色恐怖的老前輩,在這方面的態度相當進步,但群眾卻常常想當然耳的說有道無。

我只想提醒你一件事:首先,不要用你想像我會有的姿態打稻草人。

我想提醒第二件事:你用了許多比方,很多舉例。從第一篇回應本身,在我看來有很大問題。或許你認為你態度開放,但實際上你在質疑這場你未曾親臨的演講時,你就擔心我們是不是有誤導之嫌。擔心誤導,換言之,你已經有某個(比較)不是誤導的敘述方式。

我直接請問你,那是什麼?你認為不是誤導的敘事是什麼?你既然有這種顧慮質疑誤導,你就把你的觀點說出來。

我對你這樣要求,你或許認為過於嚴苛。但對於一個很可能成為學者(雖然是不同學科),並且受到研究訓練的人來說,我認為這樣並不過分。實際上,我要提醒你的是:你認真去理解脈絡的努力好像不多,但斷言倒是不少。

所以,你聽懂了嗎?我一開始就說的清楚,我當然認為白色恐怖當然有其族群面向,但絕對與你這種模模糊糊,憑感覺與舉例發言的說法不同。我只感覺情緒很強,但你當然可以繼續扮演這種打稻草人的腳色:比方認為我否認有省籍情節,我指責民進黨操作族群。奇怪的是,以前我們在 inin 板上討論,我明明是認為有省籍情節,你的記憶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還有,我哪邊說過民進黨操作族群?幹!我這輩子從來沒說過這句話,也討厭別人說這句話,你不要把想像的敵人加到我身上。

最後,在今天朋友提醒我有這篇留言的好些日子前,我還寄了封信給你,想把一些大家辛苦整理出來的資料寄給你。但你應該收到信了,也沒回我信,或許你不需要這些資訊吧?那麼,你繼續懷抱你認為不帶偏見的版本吧 - 雖然相較於對台灣歷史有熱情與負責任的一般關懷者來說(我說的是有一般認識的朋友),我並不認為你說話前,你對自己的斷言負了足夠責任。

或許我的用詞也頗直接,請多包含,大概是對你沒回信又打稻草人的感覺,覺得疲憊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可以對一種未親臨現場,只是憑朋友感想就 "擔心誤導" 的帶情緒發言,表達出更多的善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