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4

[轉錄]青年不缺席 台灣才有望

一個朋友感慨的說,前幾天景美人權園區開幕的現場幾乎看不見年輕人。

台灣年輕人對政治冷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剛看到這篇投書,覺得當中「青年只要在媒體畫面看到四大天王出現就瞬即轉台」這句形容得真是貼切。

現在的年輕人不是缺乏思考能力,我們普遍都擁有分辨「做事」和「作秀」的能力,但是對於充斥作秀的政治,卻普遍缺乏改革的行動,甚至連抵抗的聲音都沒有了。

每次看到ptt上面的鄉民(版友)對於樂青、蘇建和案、溪洲部落等的冷嘲熱諷,就覺得一肚子火,不管這些運動的動機、論述、行動是否有瑕疵,都比消極的批評來得有建設性多了!大學教育教的是批判的實踐能力,不是廉價的批評嘴砲能力。

最近看到朋友hetro針對楊祖珺老師的文章回應所引發的一連串討論覺得受益良多,所有的運動都是有瑕疵的,每個人都有思考上的盲點或沒有說出來的動機,透過批判和溝通,達成共識,甚至進一步的行動(hetro在留言裡說他跟news正在討論讓白色恐怖受害者與樂生院民交流的可行性)社會才有可能進步。
(期許自己也要這樣,多與別人溝通想法,進而促成行動)

消極的批評並沒有辦法改善什麼,年記輕輕(鄉民)就擺出受害者的姿態放任政府為所欲為,只會促使這個「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成真而已。

簡錫偕先生的這篇投書簡單的說了一些年輕人對政治棄械投降後的影響。

別再說爛政治都是政客的問題,跟我們年輕人無關了!

--------------
青年不缺席 台灣才有望

中國時報 2007.12.14
簡錫堦

日前《朝鮮日報》將台灣總統陳水扁與委內瑞拉獨裁總統查維茲並列,對兩國領導人的狂言風波大作文章。然而查維茲推動的「萬年總統」修憲公投,讓委國青年一改沉默態度挺身說不,發揮關鍵的力量讓獨裁者美夢頓成泡影。而由陳總統操盤的選戰議題,依舊以統獨、族群對抗為主軸,拆、護「大中至正」牌匾,成為藍綠動員與吸納選票的最佳命題。如果台灣的青年能發揮關鍵力量,或許能夠終結族群操弄、政治惡鬥的循環。

但實際上的現象卻令人十分憂心:年輕人普遍的政治冷感,校園中的論辯社團盡處於倒社邊緣,青年只要在媒體畫面看到四大天王出現就瞬即轉台,藍綠政治人物的魅力遠不及星光幫和王建民;而主要政黨對於以年輕人居多的中間選民也逐漸放棄,轉而固守老年人和基本教義派的票倉。因此,立法院出現以敬老津貼、老農津貼加碼政策買票的場景,民進黨前主席游錫(方方土)甚至喊出「去中間、保台灣」,為求勝選已不在乎政治理念與政策遠見,向極端靠攏的打算暴露無遺。

各政黨甘冒債留子孫的危險加碼老人津貼,顯示對老人政策買票是奏效的;相反的,政黨愈是不顧及青年的需要,年輕人對政治就愈冷漠,於是,產生絕大多數年輕人不關心政治的惡果,這對台灣的長遠發展是個傷害。因為與年輕人權益相關的勞動、教育政策,在在都牽動著台灣社會的未來圖景。

民進黨上台之後的教育改革幾乎圍繞著國族認同的史觀爭辯,面對十年教改後所帶來的,各種關於階級複製、學費高漲、教育私有化的爭議卻缺乏有內容的辯論,教改在主事者的泛政治化考慮下遂告無疾而終。而廣設大學和技職院校轉型後高教貶值,更使得年輕人無法真正的自我提升,文憑主義和生存焦慮的威脅,讓思考愈加膚淺化。

更有甚者,青年邁入職場後,充滿剝削的惡劣環境、「責任制」的壓榨,使白領工作者失去合理的休假與健康,而服務業的高度彈性化,則造就了大批隨時可取代的廉價勞動需求。一項訪問調查顯示,受訪的便利商店工作者指出「失業都比作這種工作有趣!」這充分呈現了當前的勞動環境,使年輕人失去自我肯定的可能。

針對這種反挫的社會現象,我不禁要大聲疾呼:當大學中的異議社團面臨招生的危機時,應該有所變通,尋求跨校結盟來挑戰政治人物,並勇於批判政客的昏聵。就以基本工資調漲案來說,「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在整個政策辯論過程中,以堅定立場挑戰勞委會,終於達成時薪調漲的目標;樂生青年兩年來為了樂生療養院院民的人權四處奔走,也讓盲目衝經濟的台灣社會,有機會重新思考人權和古蹟保存的意義,這都是值得下一波學運參考的模式。

而公民前線積極推動「獨立公民支持第三勢力.以選票唾棄兩大黨」,結合年輕人透過選票表達嚴重抗議的途徑。目前七年級以上的年輕選民每年約增加三十萬人,四年下來就有一百十二萬人,二○○四年陳水扁的當選也不過贏了三萬票,可見在全國性大選中,年輕人具有關鍵的厚實力量。

青年的聲音一天不被聽見,台灣民主政治就會持續地極端化、空洞化。對政治失望的年輕人,不要繼續喑啞沉默,要堅定地站出來,用選票與行動挑戰現狀!

(作者為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

1 意見:

mars 提到...

大學教育教的是批判的實踐能力,不是廉價的批評嘴砲能力---->基本上,當離開了台大,離開了特定的族群,這句話來說是不成立的,如果你還很不幸地信仰之的話,會被當成freak,破壞和諧的害群之馬


嗚嗚 我就是這樣被看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