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6

政治人物的誠信(與溝通協商)


(點圖可放大)
翻譯:
1.你怎麼沒有在契約中加入我們上個月談的條件?
2.我就是這樣協商的阿
3.我沒有被授與改變契約內容的權力
4.如果我回報請上級來談,上級會認為我沒有盡到本分
5.所以我的作法就是同意一切條件,但又不列入契約
6.經過幾個月的消耗,讓你感到疲倦,直接同意原契約
7.「至少能改一下第三段吧。」「當然,沒問題!」
8.那我們下個月見吧!
==============================================
把左邊的Dilbert換成任何嘗試跟政府「協商」的民間團體,接著把右邊的西裝先生換成對應的政府代表,眼前就是一直以來政府與民間協商的方式了。(只差政府代表連他一貫的拖延策略都不願意承認)

前幾天(9月11、12)樂生院前的抗爭口號是「蘇貞昌承諾跳票,爭議未決,立即停工!」

在警察用粗暴手法驅離學生時,我聽見一旁捷運局的工人笑著說「蘇貞昌都下台了,他的承諾還有什麼用?」那天在樂青的網頁和PTT8A版上也有同樣的聲音。

當一名行政首長下台了,他的承諾還算不算數?

就我的認知,蘇貞昌當時不是以個人身份來到樂生院,他是以行政院院長的身份來這裡,做出不會迫遷的承諾(周錫緯也做過一樣的承諾,還簽名以示負責,幾個月後卻又站在宣傳車上高喊「拆除樂生」,想藉此展現他的「魄力」)。要搞清楚,這些政府首長的承諾,並不是個人承諾,而是代表行政院/台北縣,代表政府的承諾。

沒有錯,當今的政治現實,的確是政策隨著政治人物的替換而替換,不具延續性。
但是當我們對著電視罵這些政治人物時,難道我們沒有責任嗎?
在不知不覺中,我們似乎「習慣了」不用認真的態度看待政治承諾,「反正他們就是隨便說說,何必當真呢?」

當人民都不在乎政治人物的「誠信」,政治人物幹嘛還要在乎?!

當人民不用積極的態度,要求政治人物認真的對待我們「賦予」他的職務,還能怪他們不在乎人民嗎?

長久以來,政府面對各種「民間協商」的態始終如一。民眾花很多時間準備資料,政府卻派個沒有決策權的人來談。所謂的溝通,就是政府代表把立場講出來,民眾聽懂了就好。不管民眾準備了多麼充裕的資料,有多少具體意見,所有的回應都是「我們回去再仔細討論看看」接下來就是一拖再拖。

就算民眾好不容易組織了夠大的力量,見到了有決策能力的首長。反正社會大眾也不期望政治人物為自己的承諾負責,乾脆隨便打哈哈,所幸通通答應好了!(皆大歡喜不是嗎?)

這就是政府所謂的誠信和協商。

3 意見:

馨文 提到...

說的真好!很多人覺得我們在小題大作,到底「小題」在哪裡了?怎麼把「跳票」習以為常呢?

唉...真是積非成是了...

小雨蛙 提到...

其實我覺得現在最可怕的還不是政府越來越蠻橫,而是社會大眾對於自身以外的事物逐漸冷感,對政府不再有期望。

一方面消極的相信,不用人民主動爭取,政府「自然」會照顧我們。但另一方面又對政府極度不信任,拼命用各種手段搶奪資源,挖牆角塞個人口袋。

當政府用這樣的手段對待毫無抵抗的老人時,得到的回應卻是指著鼻子的訕笑「誰叫你們把政治承諾當真呢?」彷彿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對政治有期望,或積極要求政府扮演好照顧人民的角色。

這樣下去真不知道怎麼辦...

Hetero 提到...

有沒有想過,在指責蘇貞昌承諾跳票之餘,同時把周錫瑋承諾跳票也放進去?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完全不需要有這種顧慮,但面對其他旁觀者的泛泛解讀,這種論述策略,比較可以避免陷入藍/綠二分的邏輯之中。

畢竟在我看來,兩個人都是言而無信的政客啊,何況當天面對的警力還是周錫瑋動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