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31

有機金針花?anyone?


傍晚時經過農場的金針花田,原本沒有特別想走進去看,卻忽然發現一件事,金針花上滿滿的都是芽蟲。

季節差不多,如果這些金針花都是芽蟲,為什麼花蓮六十石山的卻完全沒有?是因為這裡的花比較香甜可口嗎?但是也差太多了吧!...答案呼之欲出...

原來金針花需要噴大量農藥阿...

這讓我想到最近的兩則新聞,第一則是經建會規劃開放工業區和高鐵站附近的農地轉建地,「為了活絡土地」經建會這麼說。第二則新聞則是農委會計畫將有機農業的標準放寬,讓殘留5%農藥的產品也可以貼有機標章。

因為跑環保線的原因,過去一年多接觸了許多農民,在採訪中我才瞭解到台灣的一些農業問題。
大盤菜蟲跟農會勾結,操控市場,壓低菜價。因為菜價低,農民必須大量生產,但是台灣這種熱帶氣候病蟲害又多,農民只好大量噴灑農藥肥料才能保證產量足以養家活口。

結果我們貪小便宜買便宜蔬菜,最後吃到的正是農藥最多的蔬菜。(農藥有多毒?最近南部依序有四名農夫因噴農藥沒戴面罩而死亡)

我們能不能學日本發展精緻農業呢?很難。

關鍵原因,是我們這些消費者已經習慣便宜蔬果了。
我曾採訪過一名種植有機玫瑰花的農民,每天早晨他都拿著枝剪往田裡去,只要看到植株染病或有蟲害,立刻剪掉。一天一天剪下來,最後產量自然少。他沖了一壺玫瑰花茶招待我和攝影記者,甘甜的滋味至今難忘,但是他算一算,那壺需要賣七百元才能回本...。

有機種植成本高,卻又不能反映在售價上,這讓許多有心做有機種植的人卻步。更可怕的是,假如你沒辦法推動整個產銷班種有機,其他鄰近的農民甚至會排擠你,「你標榜有機不就等於說我們都是有毒的嗎?」有個農夫跟我說他慘痛的經驗,鄰近農民趁夜晚背著藥罐到他的田地裡噴灑農藥,威脅他退出有機種植。

政府不能做什麼嗎?算了吧,政府根本沒有農業政策。就像環保永遠排在經濟發展後一樣,農業永遠排在工商業後面。從灌溉渠道變工業排水溝,到強迫休耕供應工業用水,現在連農地都被視為「低度利用」而開放申請轉做建地。

農委會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辦一堆吸引年輕人回流農業的「漂鳥營」,在台灣從事農業如果沒有辦法樣樣自己來,絕對是死路一條。(連賴青松這種有能力從種植到銷售都自己包辦的新農民也是很辛苦)。全世界各國的農業都是靠保護政策的,只有台灣完全交由市場機制。在台灣當農民,真的好辛苦。

4 意見:

marta 提到...

而且政府官員喜歡表演吃水果
表示他們有做事

小雨蛙 提到...

哈 我還記得官員們吃了好幾年新竹香山的綠牡蠣,就為了像民眾證明「安啦!」

結果幾年後清大研究證明,牡蠣中的鉛、汞、和多氯聯苯過量 XD

scallop 提到...

好沉重的金針花 好沉重的農業 好像可以想像有更多的沉重阿

scallopli 提到...

饅頭:
我把你這篇文章轉寄給一個做有機農業研究的學妹看喔~ 並附帶了你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