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7

貼標籤

記得剛進公司的時候,老闆曾經問我們年輕的記者為什麼都不敢下判斷,我回答因為很多事情不是絕對,而是相對的,我會害怕太快給人貼上標籤,造成傷害。
老闆則叮嚀我們要學習下判斷,例如某某某像一隻刺蝟,XXX像一顆乒乓球,這樣才能讓文章的定位明確,也比較能讓讀者印象深刻。
(其實我看過很多資深記者,常常太急著下判斷,以致於他們失去了接受新刺激的機會)







每次跟公務員相處都有矛盾的感覺,一方面對他們「依法行事」、「遵循前例」的辦事態度不以為然,甚至會不爽。但是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們也是認真向上,通過高考來到這裡作公僕的,或許在他們心中某處,也有想改善社會,為民服務的熱誠吧。

今天早上拜訪了一位感覺非常誠懇,也很親切的公務員,跟他聊了聊這次的主題,離開時他還送了一本書給我。我一直不敢講,其實我這次的文章,是要批評他們單位的決策和管理......
我知道如果筆調放輕的話,這篇文章的批判性會不夠強,達不到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但是又會擔心我如果用強烈的語氣批評他們單位的行事,會傷害到該公務員(畢竟他們單位讓他接受訪問)。

忘了誰說的,這世界上多數的壞事都是好人做的。
「沒有對錯,只有價值的選擇」,這是我寫論文的心得,現在我又要做價值選擇了....
希望對事不對人,我不喜歡傷害別人>"<

1 意見:

:) 提到...

育寶寶

很喜歡你這篇文章喔